《激战2》第一季世界动态剧情介绍(6)

作者:莫菲尔Mouvel 来源:贴吧 发布时间:2016-03-02 11:00:00

  就在提线木偶威胁着罗纳通道的同时,某个晚上,以太之刃们找到机会救出了他们的船长,美琴。在这起越狱中,原警员卡纳克也获得了与他们一起逃离的机会,但 他拒绝了。美琴逃跑后,以太之刃得到一条由绯红发给船长的消息,告诉她绯红为她在迷雾之地中准备了一份工作。此后,以太之刃得以打开一个传送门逃入迷雾之 地中。在骚乱中,泰蜜追赶着船长穿过了传送门以期接近绯红,伯拉罕也很不情愿地不得不追了进去。第二天,雄狮守卫质疑了卡纳克在事件中的消极行为。卡纳克 解释说他和绯红在自我决策上有着相似的定位但自己比她更我行我素。他试图寻找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而绯红则想要将世界定义得更适合于她。据说这位希尔瓦 里并不想逃脱,而是选择接受了他的处罚。没过多久在狮子拱门的能量探测器变为了绿色,预示着什么未知之物。

  (迷雾之地)

  在神佑之城的死胡同酒吧,玛乔丽、卡丝密尔、和罗克丝注意到了绿色能量探测器。他们认为必须收集有关疯狂的希尔瓦里信息,以便更好地理解她在为未来做着什 么样的打算。玛乔丽在德曼修会中有着良好的声誉,她提出帮助收集所有证据以便进行调查。人们得知玛乔丽和卡丝密尔邂逅于半年前米德一家破产时。她们在一起 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此外,罗克丝也被发现有一个伴侣,然而他在一起矿难中和罗克丝的整个小队一起遇难了。

  在迷雾之地中的一个新区 域,伯拉罕和泰蜜一直追赶着美琴,然而泰蜜的魔像很快就遭到了破坏。伯拉罕得知泰蜜腿部的危险疾病剥夺了她双腿的力量。她还推测那种疾病不久就会将她身体 的其余部分吞噬。泰蜜说她是卓加和沃尔普的护卫。她对绯红立场上的自由的欣赏胜过了她的本质可以胜任的领域。她还推测那些能量探测器沿着遍布整个大陆的 “超然魔渠”,或着说更常见的称呼:魔径。她猜测魔径类似于洋流或气候的模式,但其是由魔力构成而非水或空气。魔径即为魔法能量沿其流动的路径。在正常情 况下,人们无法看到或触摸它们,但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被激活的魔径)

  在玛乔丽向德曼修会求援后,沃尔普和卡丝密尔协助她开始对过去的一年进行调查。她们清理出了一个欧麦德的机器,沃尔普推测摧毁了绯红的理智的只是她的灵魂 中已经存在的部分,机器仅仅简单地将其暴露出来。另外在研究了熔火联盟的技术后,人们发现那些能量探测器是由相同的技术创建的,而且它们很可能是用于搜寻 狮子拱门下的魔径。对船长议会的攻击也被发现是绯红为了在议会中插入一名傀儡以从内部削弱其防御而进行的;以太之刃也被发现是她在战争中的空中部队;人们 也发现蒸汽生物与绯红的发条机械十分相似,这解释了她是如何控制他们的;在研究从噩梦之塔中的毒素时,玛乔丽发现它可以抵抗之前使用过的解毒剂。由此推测 出绯红希望他们制造出抗毒素,以使她可以研制出更强力的混合毒药,使其能够投放于整个城市中。绯红的日记也被发现有从1322 AE排至1323 AE的时间戳。人们发现有些东西控制了她的一部分。绯红相信这是为了她好,而这个存在则是绯红计划的缘由。

  根据这些信息,三人得出了一个结论:绯红正策划着一起对狮子拱门的不可阻挡的突袭。她们将信息告诉齐尔以争取布置防空系统,但其他船长的议会成员拒绝了,他们认为他们既然已经挫败了之前她的那些伎俩,那么他们还可以再挫败一次。

  浩劫终于降临了。狮子拱门——这座伟大的自由之都,泰瑞亚大陆上诸多居民共同的家园迎来了它最黑暗的一天。首先是以太之刃的飞空艇突然出现在城市上空并迅 速破坏了几座阿苏拉传送门,紧接着是从地下钻出的熔火联盟,从海中涌来的剧毒联盟……须臾之间,城市就在他们的疯狂破坏中陷入一片火海。一座巨大的空中母 舰缓缓驶来,抵达了避风港的上空,将一台巨大的能量钻探机打入水面之下,那正是此前能量探针所在的位置……绯红·刺荆,这个疯狂的希尔瓦里终于指挥着她的 大军,开始了她最疯狂的入侵。

  (以太之刃飞空艇出现在狮子拱门上方)

  在袭击开始后的几个小时之内,雄狮守卫便已意识到他们无力招架了——虽然这些侵略军的进攻看起来非常无脑,但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不过比起劫掠这座城市,侵略军似乎更着意于将雄狮守卫隔离在避风港之外,以确保那台巨型钻探机的安全。

  为了扩大破坏,入侵者们开始在狮子拱门里释放毒气。雄狮守卫唯有放弃对城市的控制权,他们决定将城市中残存的居民迅速集中并转移到周边的临时避难所去。在 罗克丝和伯拉罕的带领下,北面的交易广场成为确保平民们撤往甘达拉战区避难所的的最后屏障。而卡丝蜜尔和玛乔丽则在东面的外城区附近激活了一道临时的阿苏 拉传送门,以确保难民能由此逃往罗纳通道的临时安置点。在南面,雄狮守卫组织着最后的残存兵力,死守马里纳堡垒,这也是逃往血潮海岸的最后通路。

  在雄狮守卫和契约团联军的通力协作下,包括伊凡·咬刃在内的一部分市民得以撤出城市。这位黑狮交易商会的大老板靠他的牦牛们将残余的物资也转移出了狮子拱 门。要知道大门早已在第一波袭击中遭受破坏,仅存一扇能够通过。雪德队长死死地守卫着这残破不堪的大门,而伊凡·咬刃竟在自己通过这扇大门后便将门关闭, 把雪德队长和其他难民弃置与狮子拱门之中……

  (耗牛转移)

  西南角,灯塔的工人们纷纷撤离,唯有祭司格雷狄例外。虽然他的女儿艾林娜·格雷狄努力劝阻,但为了让港外的船舶及时得知狮子拱门遇险的消息,祭司最终选择留下来面对自己未知的命运。

  在马里纳堡垒,血手玛格努斯队长带领着雄狮守卫和熔火联盟展开搏斗。虽然玛格努斯在混战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战斗总归是胜利了,这让爱伦·齐尔得以前往城 市中心,开来了她之前获得的以太飞艇。面对城市里的越来越浓烈的毒气,齐尔命令剩余的守卫们和平民一起撤出狮子拱门。但受伤的玛格努斯不愿意,在他的生涯 中,马里纳堡垒从未失守过。齐尔只好强行将他安置到飞艇上,和卡纳克,马里纳准将待在一起。

  (残破的狮子拱门)

  虽然在守夜人、德曼修会和密言教团的组织下,狮子拱门周边建立起许多露天的难民营,但无论哪一个都已人满为患。为了应对可怕的灾情,神佑之城用热气球送来 了救援物资,守夜人也对难民们开放了他们的巨大堡垒。尽管治疗师们在营地中倾尽全力抢救,但绯红散布的的毒气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还是有超过一半的中毒者在 痛苦不堪中失去了生命。

  在难民营中,治疗魔像(原先的轰轰魔像,魔像机器人)致力于救助伤者。它的日光和音局部能量场能够在一定程度 上消减患者的毒素感染。不久后,炽天使们来到营地并找到了魔像,质问它曾经协助过绯红·刺荆的事儿(貌似是在南阳海湾时的陈年旧账了……)。当炽天使准备 逮住它时,它逃进了守夜人要塞。

  而在守夜人要塞里,大老板伊凡·咬刃还在念念不忘地抱怨爱伦·齐尔和玛格努斯队长,认为如果当初他们 肯听从他的言论,狮子拱门就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境地。没过多久,在紧急征兵中,这位夏尔大老板不甘不愿地加入了雄狮守卫队,并在爱伦·齐尔的安排下担任了军 需官一职。治疗魔像找到了咬刃,表示基于协助对抗绯红的意愿,希望能成为咬刃的护卫魔像。咬刃刚开始时打算拒绝,因为她觉得魔像无法替他赚钱,但当考虑到 接受它能博取一些船长议会的好感时,他最终同意了。

  (治疗魔像)

  泰蜜也在守夜人要塞里,她正询问难民们是否在袭击中看到绯红本尊现身。泰蜜已经不打算和绯红合作了,但她依然对观察这个疯子的行为很有兴趣。她同时也透露卓加并不知道自己正身处此处。

  卡丝蜜尔和玛乔丽呆在罗纳通道的石嘴谷营地里,她们一直在等待毒气消散。在逃到这里的过程中,有三成以上的人失去了生命。更多关于玛乔丽的历史也在此被披 露。她很年轻时便加入内阁守卫,在和亲人的相处中,她和自己的母亲,妹妹关系融洽,但和父亲似乎有些隔阂(她对卡丝蜜尔解释:“我的父亲可不像你 的。”)。而在退出内阁守卫后,玛乔丽选择加入了德曼修会,因为在这里有非常高端的情报网络。至于为何不加入密语教团,她解释是因为密语教团看起来实在太 神秘了。

  在同一营地,德曼修会的研究员们发现狮子拱门的毒气和当初噩梦之塔的毒气并不一样。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有效的抗毒药剂能中和 它。他们还通过哈克蛙的帮助发现,即使不经由人体感染,这些毒素也能发挥极大的破坏力。修士们想进一步向难民们了解关于毒素的问题,但难民们由于严重的心 理创伤,所能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