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2》第一季世界动态剧情介绍(5)

作者:莫菲尔Mouvel 来源:贴吧 发布时间:2016-03-01 11:11:00

  在发现解毒剂之后,契约团立即合作设计并制造出了防止毒雾的空气净化装置并放置在了噩梦之塔的周围。但这并没有完全阻止住毒雾在凯席斯山地区的传播,相 反,由于毒雾释放量的增加,周围居民们的幻觉现象反而进一步加重了。而在塔内,虽然借助空气净化装置的作用并且在通晓幻术的卡丝蜜尔的引导下,联军们得以 一步步地突入核心区域,但这个过程依然是伤亡惨重,而收效甚微。

  随着探索的逐渐深入,联军发现噩梦之塔不是一个单纯的要塞或堡垒,而 是一座包裹并保护着巨型植物的环型围墙。很明显,这棵还并未成熟的剧毒植物就是毒雾的来源。在探索之中,众人不但要面对的蛇妖和噩梦之庭所组成的剧毒联 盟,还要对抗不时出现的以太之刃,熔火联盟还有发条机器人们——这让玛乔丽再一次确信,绯红就是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使。与此同时,德曼修会的学者玛凯也有了 新的发现:蛇妖加入剧毒联盟的原因是他们收到了传说中的“先知”的信物——方尖塔碎片。这些方尖塔碎片散布在科瑞塔各地的水域中,它们和血石碎片拥有着同 样的魔法辐射波动。

  (蛇妖方尖塔)

  在玛乔丽和卡丝蜜尔等人的带领下,联军们越来越接近塔的顶端。玛乔丽打算在塔顶向剧毒植物注射她研究出来的解毒剂,从而终止了毒素在周边地区的蔓延。在探 索噩梦之塔的进程中,联军们也发现并非所有的蛇妖都赞同复活他们的先知,小部分蛇妖在噩梦之塔内甚至发生了族群内的冲突。最终,在一队人马抵达了噩梦之塔 的核心后,这一回,绯红终于现身在玛乔丽和卡丝蜜尔的面前。这个疯狂的希尔瓦里一边神神叨叨地咒骂众人,一边从核心处里取出一个噩梦植物的种子,吹嘘着自 己的种种杰作。

  就在此时,天花板上的一个巨茧肿胀并爆裂了,一只年轻的蛇妖从巨茧中诞生并向入侵者发起了攻击。混乱中,绯红则逃之夭 夭,而众多蛇妖纷纷涌入,不惜一切地保护着这只破茧而生的蛇妖——它们相信它正是种群失落许久的先知。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这只杂交的蛇妖便以令人惊异的速 度成长,且因同时兼备蛇妖和希尔瓦里的血统,它的身上生出了叶子和棘刺,变得越发强壮和危险。不过它并非不可战胜的,一场激烈的搏杀过后,伴随着它临死前 绝望的呐喊:“不!!我们的族群不可能灭绝!!”这个危险的生物终于还是被英雄们击败了。它究竟是不是所谓的“蛇妖先知”呢?对于一具尸体而言,讨论这些 已毫无意义。

  (蛇妖先知)

  战斗告一段落,玛乔丽尝试将自己准备好的解毒剂注入噩梦之塔的核心——那株剧毒植物之中。然而解毒剂的效果不如预期,这株剧毒植物实在太强韧了,它迅速地生成抗体,中和了解毒剂。

  但玛乔丽的努力并非徒劳,她找到了这株植物的心脏,并同时发现了一条通往噩梦之塔密室的通道。在这里,盟军们发现了绯红在对熔火联盟、以太之刃、守望骑士 以及剧毒联盟等诸多同盟进行研究时残留的诸多痕迹(如噩梦植物的幼苗能免疫高温的原因,女王周年庆典上暴走的守望骑士之谜等)。在将绯红的各种研究残片放 入现场的一个熔炼炉后,一个能量体被从中提炼出来,玛乔丽将这一能量体和自己所携带的解毒剂再一次混合,新的解毒剂诞生了。

  (塔内的剧毒植物)

  这一回,噩梦之塔无力抵御新的解毒剂了,随着新的解毒剂被源源不断的注入它的心脏,剧毒植物开始呻吟,噩梦之塔的表层逐渐剥落,这座巨大的塔楼终于在一阵冲天巨响中崩溃了。

  巨塔的崩溃再一次波及了凯席斯山,许许多多的居民流离失所,他们迫切的需要新的安居点。契约团和雄狮守卫不得不花费巨大的精力来安置他们。而在雷霆山脊营 地,玛乔丽、卡丝蜜尔与赶来的援助的罗克丝和伯拉罕也首次见面了,与绯红抗争的使命让命运之刃2.0的几位成员陆续走到了一起。另一方面,科瑞塔大陆上陆 陆续续地发现了许多管状的能量探测器,毫无疑问,正是绯红将它们散布在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从大地中汲取着能量。绯红究竟还有着怎样的阴谋,阴霾笼罩,这 片大陆依然危机重重。

  在刚刚来到的1327 AE的和风季,守夜人开始记录发现在整个泰瑞亚的无数神秘的能量探测器,这些能量探测器的目的还是个谜。在席瓦雪山的错河谷,人们看到一座庞大的飞行物在 传送一具扭曲提线木偶。这具类似守望骑士的巨型木偶悬挂在飞行物下。德曼修会推测这是某种武器,并准备将其停止。

  真相逐渐揭示了,这 具提线木偶由绯红·刺荆制造,被用来进行原因不明的武器测试。有人还发现,木偶需要发条惧魔来为其武器充电,由此它可以强大到足以毁灭整个地区。此外该地 区还创建了传送门来确定发条可以连接到功率调节器以使它们得以驱动机器。德曼修会最终设置好了传送门,让联军得以接触到功率调节器。虽然这将损失大量的盟 军,但当调节器被摧毁时与木偶的连接就会被切断,机器也将被停止。

  (提线木偶)

  包括玛乔丽,卡丝密尔,罗克丝和伯拉罕在内的所有受到过绯红计划影响的人,以及一位名为泰蜜的年幼阿苏拉与她的魔像小邋遢都参与了这次对机械怪物的战役。 泰蜜对绯红和她的作品表现出了极度的钦佩,她解释说,作为一个杀人狂并不会让你在其他年轻的天才眼里不那么像一名天才。

  击败提线木偶 后,罗克丝提出了一个假设,她认为绯红并不在乎这场战役中自己的胜负。她解释说,绯红可能仅仅是为了“屠宰牲畜”而已。当这个小队开始对那些神秘能量探测 器展现出担忧时,泰蜜向他们保证了它们仅用于搜索而没有攻击性。之后,洛根·萨克里赶到战场,恰巧遇到了泰蜜。炽天使的队长对一个孩子独处于战场上表现出 了担忧,而泰蜜回应道她的父母都去世了。于是洛根同意带着这位小阿苏拉去狮子拱门。同时里特洛克·硫磺石和一群夏尔的一直在研究探测器,推理出探测器正在 寻找某种充满魔力而巨大的物体。

  (能量探测器)

  在狮子拱门,德曼修会的学者爱拉•玛凯开始向所有健全者讲述无法无天的绯红·刺荆。这位学者阐述了这位希尔瓦里的历史,解释了她的所见已经超出了这个世 界,这摧毁了她的心智。她还透露出修会已经定位了绯红在德曼修会地下的实验室之一。在此期间,罗克丝与里特洛克·硫磺石会面商讨她对于进入著名的滚石战团 的试练。里特洛克解释说,罗克丝如果能杀死绯红·刺荆就一定能进入战团。而后伯拉罕找到了罗克丝的向她说明自己的顾虑:如果她进入了战团,她将不得不因处 于这个秘密战团而受到限制。由于洛根和泰蜜被打断了伯拉罕只得留下罗克丝一个人思考。洛根厌恶有孩子出现在战场上,以为伯拉罕是她的监护人。然而,泰蜜不 断地痛斥这位诺恩人并告诉洛根他们互相认识。接下来洛根因关心卡丝密尔在这个日子里的感受而约见了玛乔丽·德拉奎。玛乔丽还询问了毫不知情的洛根是否知道 有谁的名字里有“E”。有人透露,光刃由于近期事件而一直与女王寸步不离并将洛根从她的身边甩开。之后,人们发现卡丝密尔是一名来自神佑之城的前贵族,他 的家庭由于她的哥哥凯厄输光所有的钱而破产了。破产后,她的父亲代替凯厄接受了刑罚而被带到监狱。他们的房子和财产被没收了,但一名内阁护卫对可怜的贵族 产生了同情。他允许卡丝密尔保留任意一样物品,于是卡丝密尔带走了那只一文不值但充满回忆的毛绒熊。后来,她的父亲死在了债务人监狱。

  (绯红的秘密巢穴载入图)

  德曼修会随后抵达了绯红的秘密巢穴搜寻这位希尔瓦里的信息。他们在基地内部找到了不少值得注意的东西。许多手绘上面画有被荆棘和绯红那有所企图的盟友所缠 绕着的苍白之树。桌上的设备一字排开,有微型能量探测器、发条原理图以及抗毒血清注射器。此外,墙上还发现一副绯红的导师欧麦德的肖像,这肖像整个被撕了 个粉碎。最值得注意的项目是这位希尔瓦里亲笔所写的日记。这篇日记记录了当时绯红在她的噩梦里被一个存在不断地折磨着。这个存在通过死亡,毁灭以及命运的 影像与希尔瓦里交流。绯红的意志最终被这实体耗尽了,她不再感到害怕。由此德曼修会决定探究这本日记的写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