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2》 玩家原创随笔:女王谷日记4

作者:多田蛋蛋 来源:贴吧 发布时间:2015-09-28 16:08:02

  1323,AE,9月25日,阴

  门前的流水缓缓,带走了我昨天的病疼,德薇娜女神祭司的法术让我的伤口已经愈合。从手臂上取下来的箭头被我磨成了项链,如果有一颗蓝铜宝珠镶嵌的话肯定会特别漂亮。

  坐在小磨坊的门口,目光最远能及的地方是达林水泵站,它维持着夏摩尔村庄的日常生活,饮用或是耕种而强盗们总是在打它的主意,破坏水管或是下毒,强盗们什么都做得出来。炽天使对这件事极为头疼,几次围剿都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强盗们好像有内部信息一样。

  昨 天,我收到了一位远方朋友的来信,在信中他告诉我在林线爆布发生了一件怪事,在林线瀑布的许多许多人都发现自己动作变慢或是加快,身体不受意识的控制。我 想,可能是某种灾难的前兆吧,泰瑞亚大陆从来就没有安宁过,命运之刃试图杀死巨龙的举动肯定引起了某些势力的警觉,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说不定,这就是下 一条巨龙要苏醒的征兆呢,鬼知道。

  这个世界有英雄来拯救,我只要磨好面粉,洗干净衣服,认真地吃饭,饲养大鸡崽……就足够了。

  依然是昨天,整个下午,我都在看天上的云,它们变化无穷,时而是半人马,时而是怪怪的希尔瓦里,也会变成丑丑的阿苏拉……最惊喜的莫过于阳光从云边漫射出来,一片金光,突然一下子理解了斯克鼠们看到亮晶昌时激动的表情。

  德薇娜女神的祭司对我说一切自然的美都是女神给人类的祝福,虽然我很尊敬女神,不过,我觉得人类不应该独享这样的美,美是属于整个泰瑞亚的。

  昨天傍晚的时候,比利来看我,带了几块红薯和几颗陆行鸟蛋。

  “存焉姐姐,爸爸说陆行鸟蛋很营养的,你多吃些,伤口好得快些。”比利拖着下巴,“半人马可怕么?”

  应该是可怕的吧,可是我要怎么对这个孩子说呢。布吼静静地趴在床底下,打着呼噜。

  比利说:“姐姐,你去神佑之城么,听说那里很大。”

  我好奇地问:“你从来没有过去吗?”

  比利摇头。

  一道城门的距离,很多人都无法跨越。神佑之城如此,夏摩尔要塞也是如此,前天的战斗中,有一位炽天使士兵在了半人马的踩踏之下受了重伤,今天上午正要吃午饭的时候,他没有撑过去,灵魂进入了迷雾之地。

  炽天使派了代表来慰问死者的家属,发了抚恤金,随后便是安排葬礼。这位士兵生前是克米尔的信徒,信奉秩序与真理的他得到了应有的尊重,炽天使派出的灵柩护送人员用两匹驮牛并行的厢车载着士兵的尸首去了神佑之城的克米尔神殿。

  按以往所见,灵柩车会走得很慢,神佑之城的居民都应该会向他致敬行礼。到了神殿后,神殿会派出6至8名祭司从车上抬下灵柩时,灵柩护送人员要行举手礼。克料尔的祭司会给士兵做最后的洗礼,颂诵克米尔的真意。

  士兵的灵柩在傍晚的时候送回夏摩尔村,炽天使与夏摩尔村结成仪仗队伍唱着灵歌将灵柩送到了西北的公墓。经过制药房,走下一段石阶便能看两座天使雕像,它们守卫的是已逝之人的身躯。

  两座天使雕像前分列着迎接灵柩的人群,灵柩到达的时候,葬礼号被吹响,所有身着炽天使士兵认真地行了举手礼,而在场的其他人纷纷立正,戴帽的脱帽,右手持帽并放在左胸前。我没有戴帖子,便只好把右手放在左胸前,静静地注视着灵柩,灵柩上盖着炽天使的旗帜,晚风吹动。

  珍妮·阿蕊娜的墓旁起了新的坟头,克米尔的祭司站在灵柩前准备着祷词,抬送灵柩的炽天使将军旗从灵柩上平平拿起,与自身腰部同高。祭司宣读着他的祷词,祷词里有家属泣泣的痛哭。火枪队朝天鸣响,三声过后,葬礼号再次响起标,志着死者开始最后长眠。

  抬送灵柩的炽天使们将灵柩放下墓穴之中,亲属亲自填土掩埋,泥与泪水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长眠啊,安息啊。

  抬送灵柩的炽天使半折军旗,将它送给了死者的母亲。

  生死交界处,悲欢离合时。

  昨天我送比利走的时候,夜色也和现在一样的凉。

  “半人马,很可怕的。幸好啊,这个世界有很多英雄,保护着它,修复着它。”我对比利说,“神佑之城很大,像只巨大的车轮,等你长大,它会载着你,去更远的地方。”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新雨月,也难如钩也难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