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2》 玩家原创随笔:女王谷日记3

作者:毅丝冇挂 来源:贴吧 发布时间:2015-09-28 16:06:32

  1323,AE,9月23日,晴

  我受伤了,幸好只是伤的右手,不然今天的日记就没法写了。

  从 村口的水井向东,经过阿罗的西瓜地后,一棵醒目的大树生在路与桥的连接处,路的尽头是德拉万湖,而桥的尽头则是,呃,是招募员唐纳德。在炽天使的旗帜下, 在夏摩尔要塞的城墙边,唐纳德挥动着他强有力的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女王的子民们,为神佑之城立功的机会到了,在这里你将荣耀等身。”

  好吧, 好吧,这是我编写,毕竟是上周的事,我记不太清了,总之,在唐纳德的花言巧语下,我做了一个特别的认真的决定,加入女王谷民兵组织。唐纳德把我引荐给莱德 中尉,中尉看我的眼神很轻蔑,好像一个女人根本不应该来应征当什么民兵,直到我拉开了弓,寒光闪过,一根羽箭稳稳地扎在他对面的靶子中心。

  “嗯,你看起来孔武有力。”中尉想不到真好的赞美词了,“下周三,你直接过来吧,你的确可以帮上我们的忙。”

  我等了七天,等到今天,内心紧张又期待。然而,事实上,整个上午过得很轻闲,在城墙上走两步,看看云。在城外走两圈,看看水。摸摸投石机,坐在悬台吃吃伊达的苹果派,最后把营帐里的一张地图翻来覆去看了三遍。

  我以为一整天都会如此。

  午餐后,蒂德拉让我给关押着的半人马送粮草。说真的,我有三个关于半人马的问题,特别的好奇。一,他们吃什么,草料还是熟食?二,他们如何上厕所?三,他们的射术为何这么好?

  为了验证第一个问题,我恶作剧似的拨了一些青草添加在他们的粮草当中。

  要 塞里关着两匹/只/个/位半人马,好吧,我的确不知道要用哪个量词,一匹来自莫迪尔部落,一匹则是塔米尼部落的。从这两匹半人马的外形上看,塔米尼部落应 该更富有一些,毕竟莫迪尔的这匹只戴了一个牛角盔一副看起来像是铁制的护手,而塔米尼的这匹可神气了,全封闭的制式头盔,延伸到手臂钢制护臂,还用皮革拴 了一块钢板挡在腹前。

  不过,我明显更喜欢莫迪尔这匹,不仅是因为它的胸肌与腹肌,还有它的沉默,白色的后蹄局促不安地轻踏着,看到我手中的食物也 不急躁,既不渴望,也不抵触。塔米尼的这匹则让人讨厌,他的眼睛,从封闭式头盔里露出来的眼睛,恶毒地看着我,嘴里满是要把我的骨头与碎石一起掩埋的诅 咒,他对人类充满了憎恨。

  我把粮草丢在监狱里,塔米尼半人马飞快地抢走大半……我以为他对人类的憎恨已经可以充饥了呢。

  “嘿,还适应这样的生活么?”巴索尔主动找我聊天。巴索尔还很年轻,嘴唇边刚长了一圈小胡子,比起莱德中尉钢铁般的身躯,巴索尔有些单薄无力。

  “还好,就是有些闷,不知道要做什么。”

  巴索尔笑了笑:“没有事就是最好的事。”

  “长官,发现半人马径直向我们冲来!”瞭望台上的士兵呐喊。

  所有人的反应都奇快无比,莱德中尉大叫着:“守护大门,各就各位!”

  我还没回过神来,巴索尔已经拿上他的武器战斗在前线。好像是排练了无数次,城墙上的士兵拉动了机关,钢链与滑轮的摩擦声嗞嗞不绝于耳,要塞的大门紧闭,四周城墙上的铁刺也缓缓拉起。投石车快速地调好了方位,一人递石一人投石,井然有序地反击着。

  中尉看到了在发呆的我,他朝我喊:“放信号弹,通知神佑之城那边,快。”

  我根本不知道信号弹在哪,茫然四顾。大约两秒钟后,我听到了破空的哨声,在要塞的中央,火盘旁边有位士兵已经点燃了信号弹。

  有人拍我的肩膀:“别发愣,上城墙,拉开你的弓。”

  我跑上楼梯,在城墙的垛口处向外射箭,外面黑压压的,一拔又一拔的半人马冲将而来。我心里乱乱的,也不知道自己射中没射中,很机械的,一拉一放,一壶箭很快就用光了。

  大门被撞击地发抖,半人马的投石车让整个地面都在震动,这就是战争么?

  恍惚之间,一根流矢击中了我,疼。

  疼痛让我清醒过来,我快速地退回要塞,右臂受伤,让我无法稳住弓身,从根本上失去了战斗力。

  中尉激励大家:“只是这种力量的进攻,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反击。拿出你们的斗志,炽天使必胜,人类必胜。”

  高喊着必胜的口号,炽天使的反击更加稳当。

  ”照顾好自己。“不知道是谁在对我说话,”去伤员帐蓬休整一下,那里有止血药。“

  我没有迟疑,很快给自己清理好了伤口,涂上了药水。

  大门咯吱咯吱地颤抖着,随时都好像要被撞开。

  如果真的被半人马攻进来了,我会死在这里么?没由来的害怕,心里一紧。

  突然之间,突然之间,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很好,我们又一次守卫了这里。”巴索尔举着他的盾牌兴奋地叫嚷。

  发生了什么?我疑惑地走出营帐,要塞的防御正在一点点撤去,大门打开,从门缝里,我看到一群人,有高大的诺恩,有怪异的希尔瓦里,还有长着鲨鱼牙齿的阿苏拉,他们拿着各式武器,缓缓向要塞走来,阳光照在他们的盔甲上,烁烁放光,如同故事里的英雄。

  莱德中尉向他们敬礼:“很感谢各位的援手。”

  他们好像并不在意,像风一样消失了。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

  巴索尔告诉我,他们是一群好心的勇士,能力过人,却施恩不望报。

  “你受伤了,我命令你及时回到村子里,让德微娜女神的祭司治疗你。”中尉一本正经地看着我,“女士,你的射术虽然不错,但是你对战争的了解太过浅薄,希望今日一役会给你一些经验与教训,下一次,我希望你做得更好。”

  我默默地走回村子,路上遇到了一位村民。她告诉我,炽天使们守住了要塞,她是代表村民给炽天使送感谢食物的。随后我又遇见从神佑之城赶来帮忙的修理工匠,他们和他们的驮牛会让要塞更加坚固,焕发出新的光芒。

  在德薇娜女神祭司的法术下,我的伤口好了很多,回到小磨坊,布吼在我身边低低的噜噜着。我把昨天吃剩下的兔子肉热了热,分了一半给布吼。

  今天,应该不会再起什么波澜了吧。

  今天,应该合上日记本,看看《战争的艺术》。

  伟大的战争之神啊,让伤口的疼痛轻一些,我好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