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2》 玩家原创随笔:女王谷日记

作者:毅丝冇挂 来源:贴吧 发布时间:2015-09-23 22:04:53

  1323,AE,9月21日,晴

  结束一天的工作,在夏摩尔村庄与神佑之城交接的角落,星与萤同在,夜深无畏,盼你不要迷路。

  这 个角落如此的狭窄却又意外的开阔,借着月光望去,八九棵树远远近近的矗着,风过叶摇,摇来两只悬崖蝙蝠,摇来不知名的虫嘶,也摇来了小瀑布飞溅起来的水 珠。这是我在夏摩尔村庄的第十七天,适应了这里经常被强盗和半人马骚扰的生活之后,我决定在这个角落写点闲话,写点平常。

  就从右边这条小溪开始写吧。

  巍峨的神佑之城,城砖斑驳,角落西行二十步,不知源头的水缓缓南流,因为地势原因,水流一分为二,高一条,低一条,皆是起伏连绵,二水汇合之处村民们兴建了一座水磨坊,日常用的面粉都在这里被生产。十七天前,强盗进攻村子的时候,我誓死守住了这座磨坊。

  水流再向下便汇入西部水坝,最后的归宿可能是迷神沼泽,也可能是泥潭镇附近的落石瀑布。水的终点和我的终点一样,不被人在意。但这水流之下却有一处宝藏,属于童年,属于纯真,属于梦想,属于比利。

  从 小磨坊向北走大约四十步,然后向西一拐,如果你的眼神够好,看穿了藤蔓与岩石的组合,你一定会注意那个洞口。洞口的上方就是流水,而洞口里面有微微的光 芒。如果你运气好,附耳的洞口偷听,你会听到一群孩子吵闹的声音,他们在争着扮演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幻想着将来支撑起泰瑞亚的天空,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可是呢,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听到,那你最好不要进入那个洞穴,因为你会打扰到比利,打扰到他扮演斯奈夫。

  他就那样,站在火堆前面,一动不动的,如同斯奈夫的死尸。

  我听过太多命运之刃的故事,他们是最伟大的冒险团队,刺激紧张的冒险故事让人热血沸腾。可是我更好奇比利,一个孩童,动也好,闹也好,都是平常的,但是扮演一个死掉的老头,不再英明神武,不再风光无限,他怎么能忍受呢?

  “命运之刃是我的英雄!多希望有一天能遇见他们所有人。”认识比利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存焉姐姐,你有想遇见的人么?”

  比利问了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我却不得不花一下午的时间去回忆,去消除回忆。

  “我猜,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地放下,但遗憾的是,我们却来不及好好道别。”

  我有太多想遇见的人,却又因为害怕所以早早地逃离,逃离神佑之城,逃到夏摩尔村,在这里成为民兵,在这里开始干农活,磨面粉,为奶牛唱歌,帮助伊达摘苹果,普通却充实。

  月向西走,星辰闪烁,我吹动口哨,布吼从远方跑来,叼着一只野兔,我拍着它的额头,说着只我们才懂的语言。它乖巧地趴在我身边,发出令人安全的咕咕声。

  “你说,明天会不会更好。”

  “吼。”山猫的吼声有些大,好像穿透了厚厚的神佑城墙,惊起了一些灯火。

  是时候收起记事本回到我的小磨坊里睡觉了。

  晚安泰瑞亚。

  夜深无畏,盼你不要迷路。

  1323,AE,9月22日,阴雨

  持续了一整天的阴凉在快要吃晚饭的时候化成了雨水落在伊达的果园里,落在又红又大的苹果上。伊达感谢我为她采摘苹果和驱赶蜘蛛,她邀请我吃晚饭,跟我一起还有其他三位雇农,帕里斯,内文和达里尔。

  内文和达里尔两个家伙总是很懒散,白天干活的时候,他们总是做不到十几分钟就挨着伊达老屋的墙根休息。帕里斯倒是很勤快,他采苹果总是很积极,伊达的丈夫死后,整个果园的很多体力活都是帕里斯主动承担的,看得出来,他对伊达很好。

  采苹果这份兼职就是帕里斯介绍的,这个短发浓眉目小眼的青年人想要在伊达面前好好表现,可是果树上挂着的蜘蛛让他瑟瑟发抖。一个想要表现男子气概却害怕蜘蛛的男人在心爱的女人前面无论如何都不能丢脸,于是,他拉我入伙。

  我说:“你不觉得拉一个女人帮你驱赶蜘蛛很不对劲么?”

  他爽朗地笑道:“我可没见过哪个女人能把一头山猫训地如此服帖。”

  布吼很明显不满意服帖这个词语,它半眯的眼突然放大,前躯低压,腰身后拉,凌厉的攻势让帕里斯止住了笑容。

  我蹲下来摸了摸布吼的额头,柔顺的毛皮,错落有致的花纹。它恢复了放松的姿势,摊开前爪,让我肆意地揉捏它的肉垫。

  “好吧,我答应你。”我说,“不过,你得让伊达额外给我一些苹果派。”

  “那没问题。”他拍着胸脯,“伊达做的苹果派无人能及。”

  伊达的果园里可能有六十七棵果树,也许不止,我没有细数。采苹果是很枯燥的事,要爬上爬下,还要小心蜘蛛,很烦琐。好在我有布吼,猫科动物天生对动态事物的敏税让它总能及时把那些鬼祟的蜘蛛扼杀。

  伊达的晚餐很简单,一些汤,一些苹果派,还有一些鸡排。果然如帕里斯说的那样,伊达做的苹果派,无人能及。鸡排也很有意思,用浓浓的芝士浇了一遍,还配了几片黄瓜和几瓣橘子,酸酸甜甜的,不算好吃也不算难吃。

  晚饭后,我提意要走,帕里斯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一笑在伊达老屋的门口等着。没过多久帕里斯便拎了一个包裹出来:“你的派。”

  我应得的派。

  拎着我应得的派,借着月光,践踏平原地虫的透气孔,淌过西部水坝的浅水湾,避开河流龙蜥巢穴,我安然回到了小磨坊。抓了一把饲料撒向院子,鸡群扑了上来。一饮一啄,不像苹果派那么甜,也没有蜘蛛毒液那么刺痛,又是平平常常的一天。

  给伤口消过毒后,我一笔一划写下今天的日记,用来期待明天,因为明天我要去夏摩尔要塞,要去履行我作为民兵的责任,要正面与半人马作战,希望伊达的派给我好运,给我足够的热量。

  突然想起来从伊达那里听来的一句话,你虚度的今天就是昨日已死之人无限向往的明天,值得喝杯麦芽酒。

  干杯,梦想。

  干杯,希望。

  干杯,明天。

  三杯已过,睡眼朦胧。